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
KOWE INTERNATIONAL FILM & TV BUSINESS NETWORK
您当前位置: 阔维影视首页 / 供求信息 / 影视前期 / 项目招商 / 电影剧本 上一条 下一条

电影剧本

供应 / 影视前期 / 项目招商 2015/09/01 11:07:14

河那边的妹子

(电影故事梗概)

故事发生在一九八八年无名河上。

仲秋夜,哑巴大栓躺在船上,似睡非睡。一条黑影从对岸河边扑通一声跳下了河。大栓没有犹豫,纵身一头扎进水里,向对岸游去。他救上扑河的人,原来她是个女人。大栓便把她带回了家。

大栓兄弟二人,弟弟叫二栓,兄弟俩从小丧父,他妈寡妇守娃,拉扯他们长大。家穷,兄弟俩二十多岁了还没有媳妇。被救上来的女人名叫雪花,是远离他们五十多里后山沟的人。大栓娘和邻居成贵叔商量把雪花说给大栓当媳妇。大栓虽不会言语,摇头坚决不要,比划着把雪花说给二栓做媳妇。雪花跟二栓成了亲,晚上在洞房哭着说出自己的身世。言说她家住后山沟,那里山连山,沟连沟,人穷。家里有爹妈和一个弟弟。为了供弟弟上学,她爸让她去光棍汉马屁精家里借钱,马屁精老色鬼借机要挟她,为了借到钱,她遭受了马屁精的奸污。以后,马屁精又多次奸污她。她忍无可忍,在马屁精水壶里放了毒药,知道马屁精一喝必死,便偷跑出来跳了河。二栓听后,知她是个苦命的人,自己也不嫌弃。从此俩个人恩恩爱爱过日子。

雪花进门后,确像一个主妇,撑起家里半边天,给家里带来生机和欢乐。勤快、孝顺,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特别他最敬重大栓的人格,时时关心他,给他洗衣服和做好吃的。大栓虽不会说话,心里感谢雪花。雪花去成贵叔家,看见他家磨豆腐的手摇石磨闲着,她便和家里商量好做豆腐赚钱。从此以后,雪花在家里磨豆腐,二栓拉到集上去卖。大栓在河里摆渡。家里和和气气,团团圆圆。大栓娘喜的合不上嘴。后来雪花生下一个女儿,名叫云儿。大栓每天回来逗着云儿玩。云儿爱大栓,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小日子越过越红火。

转眼间,几年过去了,雪花的豆腐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成功。深加工豆腐干、豆腐皮、豆腐块……家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盖上了新瓦房,豆腐作坊也现代化了。添上磨浆机,还买了一辆三轮摩托送豆腐。猪圈里满槽肥猪。村上人都说雪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财神爷……

村上花嫂是个风流女人,开了个小商店,明是商店,暗是赌场,招来一伙财徒赌博。二栓被她软缠硬拉进了赌场,一头栽进去,不能自拔了。豆腐生意不好好做了,天天晚上钻赌场。雪花知道后,去花嫂家找二栓回家,二栓不但不回去,不打骂雪花。接着二栓又偷走家里的钱,全都输进去了。雪花心碎了,苦处向谁说?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完了。她失望了,怀揣着老鼠药,深夜离开家,来到河边,向睡在船上的大栓磕头说:大栓哥,你救了我的命,你是个好人,今生咱们无缘,来世再做夫妻,你要自己保重呀!说毕猛把老鼠药放进口里。

雪花死了,躺在河边。二栓娘抱雪花哭天喊地,女儿哭叫着妈妈。人们叹息着:二栓像个木头人呆立一边,大栓跪在雪花身边大哭大叫,撕打自己,又扑到二栓跟前,一把扯住他撕打。掩埋了雪花,大栓一天到晚跪在雪花坟前,面色憔悴,双目紧闭,不吃不喝。一天一天过去了,大栓依然跪在坟头,他无气力了,爬着绕坟一圈,朝坟点了三个头,又爬着离开坟,向河边吃力地爬着、爬着,一直爬上小船,费了很大劲,砍断缆绳,小船顺水飘去。大栓气息奄奄,平躺在船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空。云儿在岸边喊着伯伯——大栓听到云儿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接着雪花微笑着朝他走来。小船飘飘荡荡东流去,渐渐地消失在天边……

  皮影王的女儿

(电影故事梗概)

这是一部反映中国西部农村皮影艺人家事的影片。主要通过“皮影王”和他的三个女儿的生活,让观众深入了解当代农村皮影艺人自下而上的艰难。皮影这一濒临灭绝的民俗文化传统的艰巨,当代农村女性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对家庭、爱情、金钱等等观念的改变,揭示人性的真善美恶。片中带有浓郁的民俗文化,将华县的皮影和乾县的弦板腔结合起来,并与故事主题融合在一起,使观众在唏嘘人物命运的同时,能够欣赏到弦板腔皮影的独特魅力。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陕西西部山区,王有德从小耍唱皮影,在皮影之乡有名气,人称他皮影王。红白喜事、庙会都请他的皮影戏班去耍唱皮影。他无男孩,老婆一连给他生了三个女娃。大女儿叫引娣,后嫁给女婿二楞子。二女子叫招娣,后嫁给女婿宝来。三女儿叫盼娣,读书上学,后考上大学。皮影王还培养了几个戏徒,宝来、大谝(狗蛋)等人。他自己的信条是皮影戏传男不传女。

大女儿引娣淳朴、善良、勤快,同女婿二楞子以卖豆腐为生,后来二楞子跟上几个歹徒拦路抢劫人,引娣去派出所报了案,二楞子锒铛入狱。引娣反落了个“傻婆娘”的外号。她忍辱负重,托着儿女,支撑着家,盼望着二楞子早日改造好回来。

二女儿招娣懒惰、任性、虚荣、自私,进城务工后,跟上大谝(狗蛋)进了黑社会头目韩龙开的洗浴中心卖淫,走了邪路。女婿宝来为人憨厚、勤劳,在家做务果树。她瞧不起宝来,经常不回家,见面就蹊落他。宝来逆来顺受,忍气吞声。皮影王看不惯招娣的作为,骂他不成器,甚至还打她。老婆李月琴出于母女之情,袒护招娣。后来,招娣在血和泪的教训中迷途知悔,重新跟宝来合好。

三女儿盼娣聪明好学,最后上了大学。毕业后,她放弃了城市工作,报名回农村当上村官,领导大家共同奔小康。

皮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从中央到地方大力拯救文化遗产,县上决定成立皮影剧团,皮影王被任命为团长,法国人来到陕西,邀请皮影戏去法国演出。县上领导大力支持皮影戏走出国门。皮影王带领着皮影剧团出国演出,大谝(后洗心革面)、招娣、宝来一伙重新回到皮影剧团,跟着皮影王出国演出。秀美的山村里,传来了皮影王高亢委婉的弦板腔声……

            (剧 终)

         揭开红盖头

(电影故事梗概)

一九四八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由防守到反攻,全国解放即将到来,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准备逃往台湾,在大陆强拉壮丁,补充兵员。

槐树滩上的山娃,从小失去父母,孤身一人过日子,好不容易把二妹娶进门。这天夜里,夫妻进了洞房(窑洞)。二妹头顶红盖头,等侯山娃来揭。她低声哼起歌子,山娃娃喜滋滋地上前去揭红盖头。“砰”的一声枪响,狗叫,几个国民党兵冲进窑洞,上前扭住山娃。未等山娃开口,就被他们连拉带推出了门。等二妹回过神来,山娃已被他们拉走了。她冲出门,悲急地喊着:山娃歌——

山娃被国民党拉了壮丁。大海深处,一艘大轮船上,装满了被拉去的壮丁,向台湾岛驶去。山娃也是其中的一个。他们一个个面容憔悴,愁眉苦脸。望着远离的大陆,泪水长流。山娃手里紧握着二娃送给他的荷花香包,口里喃喃地叫着:二妹——

烈日当空,不平静的台湾岛上,国民党强迫士兵修筑工事。监工的长官用皮鞭抽打稍有怠慢的士兵。士兵们出的是牛马力,吃的是烂菜稀饭。好多士兵不服水土丧了命。山娃和陕西老乡秋成望着死去的弟兄,俩个人伤情同感,想念着远离的亲人。

二妹自山娃走后,孤身一人过日子,每顿做好饭,给山娃先盛一碗,对着饭碗喊着:山娃哥吃饭。饭碗未动,无人应声,她泪水如雨。好多人劝二妹改嫁,别空守孤灯了。二妹抹着泪水回答:我等着山娃哥回来。寒冬暑夏,刮风下雨,二妹辛苦劳碌不停。一天她在高梁地里干活,一个蒙面人向她扑来,强行无理。二妹举起锄头,蒙面人吓得逃走了。流言蜚语象脏水向二妹泼来。二妹含屈忍辱,去地边一棵树下上吊,多亏厚生救下了她。厚生是村干部,要二妹不要轻生,抬起头挺起胸活下去,党和政府会帮助的,二妹后来就和厚生几家搭帮种地。

一九五六年,农业生产合作社成立,她一个人给生产队放羊,寒冬暑夏,与羊为伴。羊圈在远离村子的一座窑洞里,外边盖了一间茅草房,二妹一人吃住都在茅草房里。她赶着羊,悲伤地唱着《牧羊姑娘》歌,歌声如泣如诉。夜里,她躺在炕上,手里握着红盖头,思念着山娃。一场美梦,山娃回来了,去掀她头上的红盖头。一声狼叫,打破了她的美梦。她穿好衣服,从门背后抓起铁锨,从门缝望外看,一只恶狼双爪扒在羊圈门上嚎叫。她胆怯了,吓得浑身哆嗦,多亏厚生赶来,赶走了恶狼。又是一场暴风雨,把二妹住的茅草屋吹得摇摇欲坠。厚生赶来站在雨地里扛住了摇晃的房柱。厚生劝二妹回家,队上另派人放羊,二妹不允。后来,厚生和妻子杏儿经常来看她,给她送来米面,又拉来一条小黄狗,给二妹作伴。一些轻薄的男人,晚上敲二妹的窗子,要进屋给她作伴,都被二妹斥走了。二妹就在这苦风凄雨中过日子。

一九六O年,中国大陆连续三年灾害,人民生活在大饥馑的年代里。台湾当局借机反攻大陆。一艘艘战舰游戈在海面上,一道道海岸防线,聚集着大炮、小炮。一队队国民党军队进行登陆演习。山娃和秋成在工事掩体里,躲在无人角落,拧开小型收音机,收听大陆新闻。被国民党张营长发现,把二人各打二十军棍,关七天禁闭。

一九六六年,轰轰烈烈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灾难又落到二妹身上。红卫兵把她定为国民党反动派家属。同走资派厚生一同挂牌批斗游街。二妹在毒日下晕倒了。

光阴荏苒,山娃年过五十,从军队上退伍,在台湾高雄市开了一家陕西饭馆。陕西老乡经常来饭馆吃饭,还成立了同乡会和秦腔自乐班。秋成带妻子经常来饭馆,当年的张营长也常来。大家吃饭唱秦腔戏,好不热闹快活。唱着唱着,山娃泪流满面,想起远在大陆的二妹,不知是死是活,众同感伤悲,思念着远离大陆的亲人。秋成劝山娃找一个女人过活,再不能孤身一人了。山娃笑言拒绝,说他心里只有二妹一人。

二妹也变成了五十多岁的老太婆了。先后她又收留了盼盼和圆圆两个孤儿寡女做孙女。从此与他俩相依为命。花开花落,冬去春来,改革开放的大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贫穷落后的槐树滩已经是欣欣向荣的新农村。几十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二妹走过来了。她含辛茹苦抚养盼盼和圆圆长大成人,都二十多岁了,对二妹非常孝顺,勤劳致富发了家。

大陆的开放政策和巨大的变化,使远在海岛上的山娃他们受到极大鼓舞,落叶归根,都想回大陆。不幸秋成患重病,大家去看他,秋成流着眼泪说:弟兄们,你们都有福气,能回大陆了,我不能回去了。山娃兄弟,我死了,把我的骨灰带回大陆去,撒在我娘的坟上,再找找我的妹妹,就说哥哥好想她呀!

春暖花开,山娃的一封书信寄到大陆,总算和家乡联系上了。盼盼和圆圆拿着山娃的信和照片告诉给奶奶二妹,二妹悲喜交加,盼呀盼呀!他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山娃真的回来了。盼盼去国际机场,接上了爷爷山娃,领着他在西安城逛了一圈回到了家。山娃看到家乡巨大的变化,感慨地说:还是共产党好!

厚生和老伴杏儿来看山娃,两个从小长大的好伙伴,一见面犹如亲兄弟。分别了五十多年,老了!都老了!山娃和二妹老泪横流。山娃对着二妹说:你还记得咱们当年的洞房花烛夜吗?二妹凄楚地回忆:记得,我坐在炕边等丰你掀开头顶上的红盖头。枪响了——厚生笑着说:今天你们破镜重圆了。盼盼和圆圆手捧着一对红花和红盖头,把红花分别给爷爷和奶奶戴上,又把红盖头盖在奶奶头上。说声:爷爷,你当年没有揭开奶奶的红盖头,今天破镜重圆,请你揭——二妹低声唱:山沟沟酸枣根连根,妹妹进了哥哥的门。红盖头哥哥你揭开,妹妹就是哥哥的人。

山娃欣喜地上前揭开二妹头顶上的红盖头,街道上响起鞭炮声,传来:过年了!过年了!二妹头上的红盖头揭开了。她笑容可鞠,青春焕发。大家簇拥着山娃和二妹,喜笑颜开。山娃和二妹胸前的红花,愈来愈大,慢慢地揉合在一起,变成一朵鲜艳的大红花,红盖头在空中飘呀飘呀……

           (剧 终)

         

麦客

(电影故事梗概)

麦客,是一支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人群。每年忙种前从甘肃、宁夏、青海来陕西关中割麦子的几十万大军,他们辞别妻子儿女飘忽而来。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在以丰厚悠久的关中农耕文化史上,起着一种特殊重要的作用,扮演着一种沉重而又顽强的角色,演绎着一个又一个苦涩酸辣的故事。他们脚踏的是深厚的黄土地,头顶着炙热的毒太阳,拢抱着属于别人喜辟的果实,挥舞着古老笨拙而又猁无比的木把钢刃镰,在麦海里驰骋。

上世纪五十年代,正是夏日麦子搭镰收割的时候,六十多岁的老陇东领着他的儿子广厚和一伙麦客弟兄从甘肃下来到陕西关中柳林镇割麦子。割麦子没有几天,老陇东在一个夜里不幸猝然去世。广厚流着泪和大家把爹掩埋在陕西的土地里,留下了一场辛酸……

光阴荏苒,年复一年,四十年又过去了。每年忙种前,麦客们依然走着下关中的路子,一代接一代。本世纪初,当年小伙子广厚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头了,他又领着儿子陇娃下关中割麦子来了,又走进了柳林镇。广厚、陇娃和长毛、光头两青年一同给秦梅家割麦子。秦梅是个二十二岁的大姑娘,他妈寡妇守着她一个独生女儿过日子。在割麦子中,长毛和光头割麦子不讲质量,广厚说了他们几句,他们不听,反倒讥讽广厚。陇娃看不惯,便与他们吵起来。广厚见儿子跟长毛吵架,只管数落儿子。陇娃说父亲太窝囊,父亲骂了他几句,陇娃赌气走了。气得广厚没办法。秦梅在一旁看到陇娃是个好青年,打心眼里佩服他,产生微妙的爱。

陇娃走后,广厚和长毛光头给秦梅家割完麦子。晚上回家吃罢晚饭,广厚突然昏倒发高热。秦梅他们把广厚抬在自家炕上躺下,自己叫来医生给广厚看病。长毛和光头被秦梅母女救人感动了,一起承认自己白天割麦子不对,气走了陇娃。秦梅安慰他们出门干活要老实,讲信誉。第二天,广厚的病好了,感谢秦梅母女,辞别她们又去麦场上。麦场上,镰价大跌,原来收割机来了,割的又快,又净又省人力,价钱还低,人们不愿意叫麦客了。麦客面临着失业。正当广厚走投无路失望的时候,陇娃跑来了。他一见儿子,问他干啥去了。陇娃对他说,他回甘肃贩了一汽车红小豆,拉到柳林镇粮站上卖了,一下子就赚了五千元。惊得广厚说不出话来。父子俩饭店里吃了饭,买了些礼品准备去秦梅家,看望他们母女俩对父亲的关怀。行走在路上,又碰上一辆手扶机把骑自行车的秦梅撞到河里,陇娃奋不顾身从河里救上秦梅。来到秦梅家,几人又重相逢,欢喜不尽。秦梅妈又收陇娃为干儿子。秦梅说村上大片地撂荒,无人耕种,陇娃建议秦梅承包荒地耕种,自己也愿意给秦梅当帮手,秦梅更加爱上了这个有识有胆而有理想的陇娃。秦梅妈也鼓动广厚留下跟陇娃一起帮秦梅干。

秦梅承包了村上土地后,跟陇娃一起科学种田。广厚帮他们在地里干,秦梅妈干家务活,四个人成了一家人,欢欢乐乐,秦梅跟陇娃爱上了。秦梅妈和广厚也暗暗相好上了。最后秦梅和陇娃订婚了,陇娃当了上门女婿。他们的日子就象芝麻开花节节高,越过越红火。第二年后,秦梅和陇娃又买了辆收割机收麦子。村上却传来风言风语,说秦梅妈和广厚好上了。传到秦梅耳朵里,气得她又羞又恼,跟妈吵闹,不让妈跟广厚来往,声言要赶走广厚。广厚听到后,难受极了,在晚上悄悄地离开了秦梅家。秦梅妈急了,和村长去找广厚,在麦场上终于找到广厚。帮梅和陇娃开着收割机回来了。见面之后,村长批评了秦梅,秦梅承认了自己做的不对。向广厚道谦,请他回家。广厚热泪滚滚,和秦梅妈的手紧紧拉在一起。接着长毛和光头收麦子失业了,陇娃邀请他们加入自己的收割机的队伍里,开上收割机,北上永寿、长武、平凉,过六盘山,一直收到内蒙古,再不要当麦客了。这就是科学发展观,就是咱农民共同富裕的道路。众望着大片大片的麦浪里,收割机在麦海里驰骋。人们脸上挂满了笑容。目光充满着希望……

                (剧终)

          

标签:电影,剧本

游客在线留言 本网注册会员请点击此处 发送留言
特别提示:免费注册、免费发布、免费查询联系方式。点击立即注册
感谢您的留言,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说明 | 会员服务 | 法律声明 | 海外发行 | 翻译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技术支持:7735
© 2007 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 北京阔维影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7 kw200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总机电话:+8610-64950088 传真:+8610-64950088-1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8号汇园公寓G座906室 邮编:100101
京ICP证09042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9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