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
KOWE INTERNATIONAL FILM & TV BUSINESS NETWORK
您当前位置: 阔维影视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姨多鹤》编剧林和平:我在“痛楚创作” 上一条 下一条

《小姨多鹤》编剧林和平:我在“痛楚创作”

发布会员:大连天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来源:新浪娱乐 2009/05/31 10:07:05
《小姨多鹤》编剧林和平:我在“痛楚创作”

《小姨多鹤》《继父》《血色迷雾》编剧林和平

《小姨多鹤》编剧林和平:我在“痛楚创作”

《小姨多鹤》闫学晶孙俪“抢”孩子

《小姨多鹤》编剧林和平:我在“痛楚创作”

《小姨多鹤》剧照

  新浪娱乐讯 开机伊始就被舆论广泛关注、被称为“苦难年代的温情故事”的电视剧《小姨多鹤》正在北京做后期。该剧编剧、曾拥有《血色残阳》《血色迷雾》《继父》《女人一辈子》等佳作的金牌剧作家林和平在辽宁凤城家中潜心创作全新剧制《朋友一场》。而回首《小姨多鹤》创作历程,细述多年编剧工作心得时,林和平连连感叹“不容易”,这些年出精品是因为在“痛楚创作”。

  写作是我的生存方式,已“规律性失眠”

  林和平说最近频频听闻各界友人对《小姨多鹤》的反馈。他们或者看到片花或是从宣传、媒体报道中了解剧作主旨和亮点,均给出好评及热播的预期,让林和平很欣慰。本剧的一些演员在京和圈内的朋友吃饭聊起角色,圈内人士也一致感到《小姨多鹤》值得期待。林和平是国内屈指可数的电视剧高产作家,经常是一个本子在拍一个本子已然在写,而头脑中又一个本子构思着了。他将写作视为自己惟一的生存方式,“我找不出来还有另一件我爱做的事情可以成天做、常年做,一做几十年。” 《小姨多鹤》是正值创作黄金期的林和平精心研磨的一部佳作,也是他在这种生存方式中用心血浇灌出的一朵荧屏之花。在佳作诞生的背后,林和平承载着承受着常人想不到的“不容易”,他说:“写人物命运戏,少不了坎坷与苦难的成分,我自己写作时心灵伴有着痛楚。编剧的任务就是打磨作品,在剧中构思设置情节去折磨、折腾剧中人物,但首先折磨的是编剧自己。”

  林和平自爆已经“规律性失眠”。每次写剧本写到20集左右时,就会因深深陷入人物、投入剧情和思考走向而失眠,失眠严重时会迅速消瘦。林和平还说30年的写作历程让其切身感受到这是“体力活”。前些年搞创作时经常写着写着听见窗外有扫帚声儿,天亮了,不知不觉写了一宿,现在的体力不比年轻人,熬不起夜了。所以他尽量在能睡着觉的阶段保持白天写作,尽管如此,高强度的思考与写作也常使他每天醒来时感到像爬山一样累。林和平坦言:这种“戏痴”般的状态自己也不赞成,努力让自己作息规律。但是又正如他自己所言,一有好题材、一写到精彩处仍不由自主地兴奋,情不自禁地投入,因为写作已经是他的生命基因。

  作家的思考属性,“快乐和痛苦都在我这儿降温”

  作为国内顶尖的剧作家,林和平在承受着身心压力外,一刻也停歇不了思考。“作家是替一个时代、一个民族在思考,或者说,作家是大众思考的代表者。”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价值?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活着的意义?什么是亲情与爱的真谛……这些命题都要或多或少地从一部作品中找到答案,找到解答的钥匙,或者起码找到启发。就比如这部《小姨多鹤》,在战后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的命运变迁、多鹤及周边人历经的坎坷与苦难及最终的温情结局,到底揭示着什么,对这一点作家是必须要回答的。而与此同时,作家又不能将电视剧写成哲学,写成人生教科书,必须好看,林和平说:“庆幸的是《小姨多鹤》做到了,不久的将来,观众朋友就可以领略到该剧的好故事、好启示。”

  “由于常年的创作,很多东西在我这儿屡经思考,已经看得很淡,快乐和痛苦都在我这儿降温。凡间生活,普通人的生活更令作家艳羡。”据了解,每每创作完一部作品后,曾陷入人物剧情的林和平都要求自己及时从剧本中“走出来”,调整一下,也好进行下一轮的创作与思考。现在他手头在创作的《朋友一场》是轻喜剧风格。几种不同类型的剧本变换着写,这是林和平作为剧作家的一种特有调节方式。

  多元化手法的编剧,“自己很苛刻”

  《女人一辈子》近期又在广东卫视等重播,这几年热播的电视剧《勋章》、《继父》、《血色迷雾》等等及即将上档的《人活一张脸》加上这部天歌传媒的《小姨多鹤》,观众在谈论几部戏的时候,惊叹甚至不敢相信这几部迥然不同的剧是出自同一位编剧之手,这就是林和平带给观众的惊喜。

  对于多元创作,林和平说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多有几把板斧,多能驾驭几种技巧”,这样自己写起来、观众看起来没有“穷尽感”。但这不是普通人或一般的编剧能做到的,需要功力和积淀。纵观林和平的剧作,目前仅有古装和青春偶像没有涉猎,先前工业题材的《西圣地》、言情的《爱有多深》、悬疑的《血色残阳》和《血色迷雾》等均创造了收视佳话。此次《小姨多鹤》是林和平“女人三部曲”之二,他将在《女人一辈子》、《小姨多鹤》之后创作“女人三部曲”之三《守寡》。

  林和平是一名对自己很苛刻的编剧,他的诸多自我要求中,还有一条是“情节发展凡是外人素常能猜到的,我肯定不那么去写”。所以林和平故事的情节走向总让人叫绝,总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让人叹服。

  电视剧是不可实验的!笔下角色做到“三熟”

  在当代文化界,实验话剧、先锋电影比比皆是,另类音乐、实验图书也接二连三,林和平以资深编剧视角指出,唯有电视剧是不能实验的,他解释说电视剧是“大众商品”,是评书式讲故事方式在现今的视听演变,电视剧编剧既要娓娓道来,又要老老实实地讲故事,不能搞另类玩实验。

  林和平认为电视剧不能过于强调风格,如果说风格的话,就应该是“大众风格”。权威评论人士也在分析林和平作品时称赞其最大的特点是生活气息浓厚,很“扎实”。林和平在创作实践中十分注重生活积累,不熟悉的不写,写就写熟悉的,对自己笔下即将诞生的角色做到“三熟”——职业熟、命运熟、生活熟。这样写起来“把握得住”,也能更好地刻画人物性格。

  比如《小姨多鹤》,为什么将杜源和姜武饰演的父子改为做石匠的(原著小说中是小火车站的)?因为熟悉。林和平说自己从小就天天听着邻居石匠的“叮当”声,《小姨多鹤》剧本把角色改为石匠后,写得游刃有余,人物动作性鲜明,与人物性格深度嵌入。安建导演也讲过,在拍摄剧中孙俪饰演的多鹤生小孩一场戏时,院子里张石匠父子打石头“叮当声”的节奏变换反映着人物内心活动,剧本写的很生活,导演组织拍摄也颇有镜头感,演员表演也很“解渴”。

  林和平说编剧要对得起两种人 :投资人、看戏人。写的剧播出后要“双收”好: 收视好、收益好。说起而今名目繁多的评奖,林和平希望能评选“市场上有作为的作家奖” ,他将积极去参评。

  卷入风波,“我不是大牌大款,不要影响对编剧的本位评判”

  在林和平最新力作《朋友一场》剧本截稿之际,一向低调的他无奈被卷入一场口舌之争。这场不大不小的风波缘起于连日来媒体间和网络上盛传的“10万元编剧俱乐部”,在各地媒体纷纷报道我国当今有6位电视剧编剧稿酬达到每集10万以上后,继而有媒体刊文称:没出现在6人名单中的林和平,剧本每集的价码其实早就在十万元以上,“这个名单里没我更好”。并称林和平“理直气壮”拒绝了一次论坛的邀请。原因是他觉得这类交流活动多半在游玩吃喝中度过,不能够达到真正的交流,大家谈的都是皮毛,能谈到艺术创作规律的时候很少。

  林和平在谈到这起风波时,用“吓了一跳”、“瞠目结舌”来表述自己当时的状态。他真诚地说:“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参加外面的活动,原因一是《朋友一场》的创作时间比较紧,二是岳母病危,实难抽身。一些媒体见诸文字的表述是有偏差的,是我不曾讲过的;一些是在朋友式聊天情境下讲的,不是以正式口吻接受采访的。”林和平说,他平时很少上网,也十分谨慎不愿意被卷入网络上经常出现的舆论漩涡,更不愿意陷入炒作。相比之下他更愿意把精力和时间投入创作这一本职工作中,就像他平素“躲”在一个县城生活一样,目的一是更接近大众生活,二是“不招事儿”,可这次“10万元俱乐部”风波让他防不胜防,在听到朋友转述有关报道后,一晚上都没睡好觉,总觉得有些别别扭扭的。

  林和平表示“但愿这次风波赶快过去,我只是个有着平常心的编剧,不是大牌、大款、大腕,更不是什么俱乐部成员。”希望公众多关注一位作家写了什么,关注一个编剧带给大家怎样的好故事,不要以八卦视角去影响对编剧的“本位评判”。

  话题回到《小姨多鹤》时,林和平给出的编剧推荐辞是:该剧人物性格、情节故事和命运感染力都是极致耐看的,我希望是我作品中最好的。曾有评论说《血色迷雾》显现着悬疑大师的笔触,片方和剧组人士说《小姨多鹤》将呈现林和平温情大师的风范。(奎龙 董沈墨 刘涛/文图)

标签:小姨,编剧,和平,痛楚创作

首页 | 关于我们 | 网站说明 | 会员服务 | 法律声明 | 海外发行 | 翻译服务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技术支持:7735
© 2007 阔维国际影视商务网 北京阔维影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7 kw200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总机电话:+8610-64950088 传真:+8610-64950088-12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辰东路8号汇园公寓G座906室 邮编:100101
京ICP证09042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9049